吉林剧场

吉林剧场

友人吴××,深通医学,其侄××亦知医,有戚家延之治产后病。 有因真阴亏损者,有因气虚不上潮者,有因气虚更下陷者,皆可治以白虎加人参以山药代粳米汤。

又洪吉人曰∶“余尝治热病八、九日,用柴葛解之、芩连清之、硝黄下之,俱不得汗。若恐挑之不净,可用发面馍馍去皮,杂以头发,少蘸香油,周身搓擦。

又曰,产后妇人,恶寒恶心,身体颤动,发热作渴,人以为产后伤寒也,谁知其气血两虚,正不敌邪而然乎? 此乃屡经试验,而确知其然,非敢于经方轻为加减也。

愚曰,单用生石膏二两,煎取清汁,徐徐温饮之,即可不吐。遂去虫、樗鸡,俾再服数剂,以善其后。

然观古方,皆用其后半截。玉烛汤下,载有其方,可采用。

 按∶没石子味苦而涩,苦则能开,涩则能敛,一药而具此两长,原与拙拟清带汤之意相合。一岁之间,为治愈三次。

Leave a Reply